搏击

无上仙格 第五十六章 区无敌与重甲步卒

2019-12-02 21:06: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仙格 第五十六章 区无敌与重甲步卒

极寒冰原的黎明还没有到来,临海城却已经是艳阳高照。临海城的城头上,一轮红日把城头上站立的人影好像都放大了几倍,身后披着万道霞光,直如神仙中人。

这时,临海城上只站着一个人,他身材十分瘦小,一身白衣,白头、白须、白衣、白鞋,浑身白得耀眼,白得直刺人的灵魂。

这一个在城头一站,就如一把出鞘的利剑,直刺苍穹,仿佛他身后的日光都夺不走他身上的灿烂光辉。

这个瘦小的身影,正是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区无敌,临海城的城主。

五十年前,天下大乱。临海城一位十八岁少年修炼出真气,立志要打遍天下无敌手,自己改名区无敌。

本来,立志做天下第一人,是所有修炼者的梦想。但梦想只是想,没有人说出口,但这个自名区无敌的少年,却自称要打遍天下无敌手。

于是,大街小巷之中,多少嗤笑谩骂之声,欲盖弥彰。亭台楼阁之内

,多少鄙视诅咒之言,冲霄其上。

他,依然故我,自称打遍天下无敌手,与武者战,与玄者争,与世俗斗。他的白衣一尘不能染,他的长剑万里能独行。从临海城开始,少年开始了他的挑战之路。

战临海城刀气宗五十几名力师阶弟子,自称必将天下无敌的区无敌连战连败,却连败连战,两个多月前后五十多场战斗,浑身受伤六十余处,旧伤新伤一时无法分清。

区无敌弃剑学刀,一年后,再战刀气宗。刀气宗上下五十余名力师阶弟子,全部败下阵来,区无敌连胜五十六场,败者皆被区无敌的刀尖划破右手拇指。自此,区无敌进阶真师境界。

当时,刀气宗大真师阶的八名弟子与区无敌轮番大战,区无敌七负一平。一个月的时间又将连胜五十六场的名声尽毁。

此后,区无敌远赴海外,学师东海飞燕岛倚天剑派,再次弃刀练剑,直达真师巅峰。

当区无敌再次回到临海城,挑战刀气宗八名大真师阶弟子,以一战八而胜之,最终败于当时刀气宗宗主闻天达之手。

之后,区无敌竟然远赴南疆南缅国,弃剑学枪王李玉书之枪法,终成一代宗师。之后的二十年,区无敌走遍明月帝国二十一属国,并游历南疆十一国、东夷九国,也曾远走西域二十九个小国与北番的大小一百多个部落,四处挑战,胜则离开,败则卷土重来。

二十年间,区无敌共挑战一千八百余场,一开始败多胜少,到后来胜多败少,最后五年,区无敌已经达到圣师境界,从此未尝一败。从此与无上虚像宫老宫主天心道人和大觉寺的主持龙虎和尚、儒圣书院的书圣金咏叹、魔宗三十年前失踪的教主朱红衣廖廖几人并称圣师中的翘楚、修炼者终生追赶的目标。

三十年前,区无敌将明月帝国与南疆、东夷三方争夺了二十多年,几乎年年被战争毁坏一次的临海城独立出来,自封城主。这时候再自称打遍天下无敌手,街头巷尾、朝堂之上,再也无人对区无敌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自称嗤笑讥讽,算是默认了他这个妄自尊大的自称。

此时,已经将近七十岁高龄的区无敌,须发皆白,身材瘦小,却依然挺拔如松,他望着临海城南面扎下铺天盖地营盘的南狄国与南越国的八十万大军,一声长啸,气吞山河。

八十万大军,扎下连环大营,气势汹汹,如一只想要择人而噬的猛虎,开始露出锋利的爪牙。一队队步兵与骑兵组成的战阵,开始缓缓向临海城逼近。

南疆兵团的第一次试探性进攻,就投入了一个南狄国的铁甲万人大队。

在那些盔甲鲜明的士兵之中,还有一些身穿白衣的光头僧侣,这些光头僧侣旁边,则是身穿绿色服饰的毒师,再后面是一些身穿各色服饰的南人,身材各异,但战意昂然,应该是南狄与南越的修炼者队伍。

这些人足有四五百人,散布在二万兵士的战阵之中,并不多么显眼。

二百多名僧侣与僧兵,边走边念诵经文,手中的释门罡兵玄器闪现各色光华。一百多名身穿绿衣的南越千毒山毒师口中也念念有词,他们身上的绿色衣衫内,总有蠢蠢欲动之物,似乎想从他们的衣衫或者身体内蜂拥而出。

另外的修炼者们或者身体强悍,手持罡兵,或者意态从容,如梅中间竹,成为战阵中特殊的节点。

修炼者虽然身体强悍,杀伤力巨大,但也有一定的缺陷。战阵杀敌,真气、玄气消耗也十分巨大。面对披带重甲的士兵,即使兵士不还击的情况下,修炼者能破甲几何?

见南疆万人队向临海城方向开进,站在城墙之上的区无敌,忽然向后挥手,紧闭了几日的临海城外城南大门,终于缓缓开启。

一队队重甲兵士从临海城里鱼贯而出,这些兵士都是步卒,他们全身披戴重甲,体型十分巨大,但只有五百人。

与南狄国的轻甲兵士身穿的锁子连环轻甲不同,临海城的这些兵士全部身穿重甲,而且将全身都厚厚地套在铠甲中,只在几片重甲的连接处有少量缝隙,头部只留有眼睛的部位,镶嵌了一块透明的水晶片。

一般各国军队配置的锁子连环轻甲全重只有三十斤左右,孔武有力的将士披盔配甲之后对战阵厮杀的影响很小,但足以起到保护全身要害的效果。

重甲骑兵,一般的大军之中都有配置,但是一般数量都不会多,重甲骑兵一般铠甲重量达到一百斤左右,再加上三四十斤重的重型兵器,长刀、其它的弓弩箭矢等总重量超过了二百斤,高大的骑士的重量比这些装备的重量也差不太多,让马负重四百斤冲锋陷阵,时间肯定无法持久。

所以重甲骑兵只可以在两军对垒中冲锋陷阵,无法参与大范围的机动作战,而且对阵冲杀一个来回的话,重甲骑兵的转身都成了问题,反而让重甲骑兵成了一冲而过的一次战争武器,无法机动灵活作战。

重甲骑兵这种战争堡垒,只适合在范围有限的攻坚战中建功,大范围的机动作战,对方的骑兵与步卒如果利用战场的宽度、纵深躲开与重甲骑兵的硬撼,重甲骑兵自身的负重就成为他们接下来战斗的恶梦。

至于重甲的步卒,一般都是固定在军中保护重要人物与将领的精锐之士,却不会用于战阵冲杀。让一个人扛着二百斤的重物上战场,几个回合下来,累也累死了。

区无敌却派出了五百重甲步卒,而这些步卒身上的铠甲似乎比一般重甲骑兵的重甲还要厚重,在阳光下闪烁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北京中科医院
榆林市第一医院
赣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长沙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效果好
廊坊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