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昆明离婚律师讲述时代变迁中的爱情两性与家

2019-12-06 06:53: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昆明“离婚律师”讲述时代变迁中的爱情、两性与家庭

  我国律师队伍的发展趋势之一,便是细分专业化。但是,针对婚姻问题而专设部门的事务所尚不多见,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张宏雷印象中,这种情况在上海少数大的律师所有,但是“昆明不可能,活不下去。”云南省律师协会会长、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主任万立也告诉晚报:云南擅长打离婚诉讼的律师当然很多,但只接离婚官司的“专职离婚律师”还没听说过。

  罗坷便是这样一位律师。

  罗坷,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兼任云南省农民工法律援助中心主任、云南省教育基金会副理事长。天外天所与云南省妇联建立长期合作关系,罗坷率领同事们承办了来自于妇联的大批法律援助案件,这其中,就有许多是离婚诉讼。

  上世纪九十年代

  无后为大的观念根深蒂固

  女方未能生育,或未能生儿子,极可能成为离婚导火索。

  罗坷是四川南充人,1992年云南大学法学院(当时称政法专科学校)毕业后,分配至丽江农业银行。两年后辞掉工作,在玉溪开始了律师生涯。

  按照民政部发布的调研情况,上世纪最后的20余年,属于我国的第三次离婚高潮。第一次是新中国刚成立的50年代,其中,1953年全国法院受理离婚案达117万件, 1955年各地民政部门确认和法院判决离婚89.9万对。究其原因,主要是整个社会都在自觉不自觉地告别旧时代婚姻制度的影响,大量旧时代的婚姻被抛弃。

  第二次高潮是上世纪60年代,较之50年代已大幅降低,其中,1962年全国离婚诉讼数量为36.1万对,之后继续回落。

  “从改革开放起,便是全新的第三次离婚高潮,人们对婚姻家庭的理解和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罗坷律师说,这是全国的总体情况,在相对偏远、经济社会发展也相对落后的云南,离婚现象的原因和基本情况也相对滞后。

  罗坷依然记得,自己所接的第一桩官司,便是起诉离婚。

  那是玉溪大营街的一家农户,婚前男女只是见过一面,几乎没有任何了解。婚后,女方不会做家务、也不孝敬公婆的毛病暴露无遗。更严重的是,女方一直没能怀孕,所有人都很自然地认为一定是女方的问题。于是,男方开始酗酒、赌博,经常夜不归宿,夫妻关系形成了一种恶循环,彼此都越来越难以相容。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尤其是经济欠发达地区,这样的家庭关系非常普遍。”罗坷说,其实,再多问题都并不重要,那时没人会为了情感上的诉求就离婚,最大的症结在于不能生育,即便能生,只要生的不是儿子,这也极可能成为一条“不可饶恕的罪状”。

  于是,男方提出了离婚,女方自然是百般抗拒,甚至喝农药威胁。抢救过来后,男方依旧坚持,便找到罗坷当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

  接受所里指派提供法律援助,罗坷便去到他们家中,对共同财产进行清点。最重要的“大件”是电视机、洗衣机、缝纫机、席梦思床,其他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全都算。

  对老公请来的这个“不速之客”,女方拒之门外。她甚至不知道“律师是个什么东西”,听了半天解释,她恍然大悟“原来是来拆散我们家的”,便更加强硬地抗拒。

  “那个时代,许多人都还很穷,结婚不可能要求买房、买车,通常都是到男方家中和男方老人一起居住,因此,也不存在分割房产的问题。其实,那时连离婚都还是比较少见的事情,许多人觉得这是家丑,尤其女方,会担心离了之后自己便无依无靠,也基本不可能再嫁了。因此,女方往往会选择一些非理性的方式来抗拒离婚,摆出一副宁死不离的架势。”

  罗坷记得,当派出法庭进到村里开庭审理这起离婚官司时,女方为了挽回自己的婚姻,在庭上一直涕泪交加,并有一些过激的言行,庭审后,还冲上来骂他、吐口水。但这却适得其反,更加坚定了男方离婚的念头。最终,男方得偿所愿。

  这桩自己办理的第一起官司,让罗坷颇有感概,他并不觉得在两人的婚姻关系中女方有任何过错,只是,那时人们根深蒂固的一个观念就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那个年代,离婚的第一大原因就是没有孩子,如果有孩子,离婚时争夺的肯定就是孩子,而不会在财产方面有多大争议。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下一页 末页

诗歌大全
家装知识
散文随笔
分享到: